“人间四月芳菲尽,山寺桃花始盛开。”这两句脍炙人口的唐诗说的是山里的温度低,当山下桃花完全凋谢的时候,山里才迎来桃花盛放。而这一现象在位于海曙区章水镇四明山中的宁波海拔最高山村、海拔近800米的箭峰村沁草果园得到了印证——当本地水蜜桃早已全面下市时,沁草果园迎来了今年的第一批高山桃子成熟。

  昨天中午,记者从地处四明山区的海曙区章水镇政府出发,汽车在蜿蜒的山道上盘旋了40多分钟,终于抵达大山深处的沁草果园。果园里,满园桃树果实累累,让人感到别样的风景。

  “果园种植着6000棵桃树,有来自美国、日本的九个品种,第一批‘美国珍品桃’8月上市,有1000公斤产量,其余‘美国秋丽’‘美国秋彤’等品种可以陆续供应到10月中旬。”果园主人叶宁说,山上空气清新、无污染、水源好、温差大,“我尝试让这批桃子无公害纯天然生长,结果味甜口感好、个头大,最小的超过350克,大的超过500克”。

  今年50岁的叶宁开过厂、做过外贸,如今成为大山里的职业农民。究其原因,叶宁说:“从小在宁波城里长大,以前从没有接触过任何农活。因为喜欢,2012年索性从头开始做起了农民。”

  当时,叶宁在章水镇蜜岩村租了5亩地,种植蔬菜水果、养鸡,开始全新的尝试,并初步积累了一些农业知识。

  2015年,叶宁又流转了箭峰村海拔700米至800米之间的150亩山地,“现代农业和传统农业不同,一定要形成规模化,并向生态观光农业发展。”叶宁认为,这里有山有水,风景秀丽,海拔宁波最高,非常适合打造规模化特色生态果园。

  在种下6000棵桃树后,他又在中科院山东农科所专家引荐下,在宁波率先种植了原产瑞士的“红之爱”苹果。

  完全不懂果树种植知识,叶宁从书本、网络学,向苗木专家、农技人员学,请教有经验的农民,同时仔细观察记录果树的生长状态,不断积累经验,“自学成才”。

  高山水气充沛,免去了浇水的劳作,不过山里风大、气温最低时零下20多度,飞鸟、松鼠等野生动物多,这些因素影响着果树生长。而且,果园“靠天吃饭”。“今年1月大雪封山一个月,错过了给果树打越冬预防病虫害药水的时机,等到2月我上山时,发现有八九十亩桃树已经染上病虫害,树叶卷曲掉落,意味着颗粒无收。”叶宁至今还自责经验不足。

  3年过去,叶宁在果园里共投入了300多万元,还没收获“第一桶金”。不过,他认为,从事农业投入大、收效慢,一定要有好的心态,“为了改良土壤,施下的有机肥在;种下的果树在一天天长大,这些都是积累。”

  叶宁表示,他的果园走的是精品路线。首先要保证高山桃子的高品质,然后利用其与传统水蜜桃上市的“时间差”,掌握市场主动权,占据销售优势。

  本着“人无我有,人有我佳”的理念,叶宁自信地规划着果园的未来。“下半年,我要淘汰和市场同质化的品种,嫁接更优质的品种。虽然这意味着果园要推迟两年进入丰产期,但是不断投入、不断优化,这正是农业吸引我的地方。”

  叶宁说,未来他的果园销售不依托水果批发市场,而是依托互联网配送,销售到更加广阔的市场。同时依托周边山清水秀的风景,有意将水果种植与观光农业相结合,提升果园附加值。“观光、避暑,还能到果园里现摘现吃,这是久居都市的人群很好的休闲方式。”叶宁说。